分分彩倍投欢迎您的到來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【圣嚴法師】學佛知津 更新日期:2019-05-09 13:27:41    148人參與了訪問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學佛知津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圣嚴法師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總目錄: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自 序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、原始佛教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二、佛教的倫理觀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三、怎樣做一個居士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四、怎樣修持解脫道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五、為什么要做佛事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六、神通的境界與功用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七、神鬼的種類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八、佛陀的生滅年月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九、僧人的姓名源流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十、佛教的道場名稱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十一、正法律中的僧尼衣制及其上下座次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十二、今后佛教的女眾問題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十三、作師授戒的資格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十四、求度出家的條件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十五、師父一共有幾種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十六、代刀剃度合法嗎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十七、比丘尼與八敬法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十八、關于女尼的稱呼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十九、九眾弟子的等次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二十、什么叫做小小戒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二十一、怎樣禮拜與問訊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二十二、偷盜五錢有多少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二十三、俗人能看僧律嗎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二十四、迦那衣是什么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二十五、僧尼應置產業嗎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二十六、百丈清規合法嗎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二十七、破和合僧怎么講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二十八、化緣怎么講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二十九、建寺做什么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三十、“大師”考名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三十一、“舍利”考原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三十二、“龍象”考物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附錄:太虛大師評傳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自  序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是一本新書,是從“佛教是什么”、“佛教實用法”、“瓔珞”的三本舊書中選輯而成。也就意味著這是那三本書的精華。那三本書,分別出版于一九六四年及一九六八年。那些文章,寫成于山中掩關及禁足期間。由于當時的閱藏方向,置重于根本佛教或佛教原始面貌的探究,多半的工夫,放在阿含部及律部,這使我對佛陀化世的本懷及僧團生活的形態,把握到了源頭的景色,以致嗣后當我涉及大小乘各宗派的思想之時,不再受一宗一派的模式所限,卻能從各派的優勝處得到法益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個人雖不敢說,這二十年來,在法門有了多少進步,然在不斷地努力于修學佛法的過程中,也不斷地修正了自己的角度,立場未嘗稍變,表達的方式,則自覺有了若干程度的調正。故趁這次選輯的機會,除了文章的過濾,在文字上也略有精簡。并且給“神通境界”、“神鬼種類”、“道場名稱”等篇,附加了許多條注釋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二十年中,由于此三本書中,收有幾篇適合許多讀者口味的文章,其初版又僅印了一千冊,故曾一再被人問及,何時再版。也曾由程黃彩云居士,將其中的兩本,分別于一九七九年及一九八一年,各印了一千冊,分贈結緣。尤以原收于“瓔珞”中的“怎樣做一個居士”、“怎樣修持解脫道”、“為什么要做佛事”的三篇,本來就是為了單行大量印發的小冊而寫,在國內及香港星馬各地,流通較多,而我自己,倒覺得那個階段的其他各篇文章之中,尚有不少篇的內容,相當扎實,它們是我寫作“正信的佛教”同時期的產物,也是為了相同的目的而寫,只是更加專題化更加深入了而已。因此,本書的選輯,可為讀過“正信的佛教”的緇素大德,提供更多的佛教常識,名之為“學佛知津”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九八五年十月十三日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序于臺北北投農禪寺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、原始佛教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原始佛教原始佛教的定義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對于佛教思想史的分期法,近代的學者之間,有著各種不同的看法。不過,以一般來說,可以分作兩大類:佛陀時代稱為基礎的佛教,佛陀以后稱為發展的佛教?;A的佛教,可以稱為原始的;發展的佛教,則又分為第一期小乘部派佛教,及第二期大乘宗派佛教。小乘的思想,著重出家僧團在注解釋義方面的努力。大乘的思想,則重于佛陀本懷在精神理想方面的發揮。但此二者的淵源,均不出乎原始佛教思想的延伸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們研究佛教,若不追本溯源,理解原始佛教,光看小乘的部派佛教及大乘的宗派佛教,往往就會誤解佛教。乃至使你面對著三藏圣典,感到莫衷所以而難以抉斷和取舍。因為發展的佛教之中,均已多多少少加入了歷代古人的思想,以及各個時代環境中的特殊成分。唯有研究了原始佛教,才能真正了解佛教的根本精神之所在。佛陀及其教團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(一)出家以前的菩薩:我們現在所講的佛陀,就是距今二千五六百年前生于印度的釋迦牟尼。佛陀是由行了菩薩道而完成的。尚未成佛的佛,通常均稱為菩薩,此處是指釋迦佛的最后身菩薩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出家之前的菩薩,乃是一般人格(凡夫)的榜樣。身為太子享盡人間一切富貴尊榮,這是人間福報的模范,自幼好學深思、博聞廣識,文藝武功的造詣為當時之極致,這是人間智者的模范,對上事父母以孝敬,對下蓄妻生子一如常人,這是人間倫理的榜樣。由此可見,成佛的基礎,先要具備一般人格的條件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(二)由苦行至成佛:這一階段的釋尊,是從一般宗教的信仰和實踐,而轉為獨創思想的過程。他由二十九歲出家,苦行六年,至三十五歲成道。最初修學印度神教的法門,信仰梵天,修禪定,習苦行,由信起修,修禪定而達到最高禪境的非想非非想處定。繼之,修苦行(持外道戒)六年,日食一麻,以維生命,形銷骨立,而不退心,這確是一般宗教徒的最佳榜樣了。修禪定,乃是印度傳統的宗教行持法;修苦行(戒),則為印度當時反傳統的新興宗教的行持法。釋尊的學習過程是沿著歷史的軌跡,進入新的天地。最后,他卻體認到了,光靠定和戒的方法,不能真的達到解脫的目的,于是主張以智慧的觀照,來沖破生死苦海的藩籬。戒、定、慧三學具足,才是求取解脫的唯一法門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低級的宗教,止于盲目的信仰,高級的宗教,則在信仰之后,必進而修行。釋尊是由一般的高級宗教之中信行而來,并非否定了一般的宗教而獨創佛教,乃是透過一般宗教的信仰和實踐而另設佛教。佛教的尊貴和崇高,即在于此。既能肯定一般宗教的價值,又須以智慧的抉擇,對之作理性的考察。不像一般的宗教,僅鼓舞人們去服從“神”的“權威”,而不許用歷史的方法及科學的角度,對他們的“神”作理性的考察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因此,一般宗教的實踐,止于戒和定;佛教的實踐,則于戒定之上,增加智慧。所以,釋尊是一般宗教徒的最佳榜樣,他是超越了一般宗教而始創了佛教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(三)佛陀的一生:佛陀成道之后,直到八十歲時進入涅,他是作為一個佛教徒的最佳榜樣了。?;蹆勺愣请p運,空我執而斷除一切的煩惱——自求解脫;空法執而廣度一切的眾生——使入解脫。佛是由于行了菩薩道的自度度人而來。成佛之后的釋尊,雖已功圓果滿,但仍不棄任何一個說法度人的機會。他以深邃的智慧,配合和平中道的態度,發揮利益眾生的精神,他沒有作為領袖的希望,由弟子們自然形成的僧團,卻在無形中以佛陀作為最高的中心;他不主張以神異怪誕之術作為弘化的手段,佛的神通境界卻非任何一人所能企及;他從來不曾以權威者自居,佛的言行卻為千年萬世之所仰則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佛的一生之中,并非沒有不如意事,但他總是以慈祥溫和的態度,處之泰然。他的悲心愿力之偉大堅強,卻又不是任何一位宗教家所能比擬,和平中正而剛毅不屈。成了佛的釋尊,絕不是以此而想求得什么。乃是以身師范,作為弟子們的榜樣而已!人若能與釋尊一樣之時,他也必已成佛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(四)佛陀的教團:釋尊成佛之后,席不暇暖地游化于恒河南北的兩岸。游化度眾的結果,由于弟子們的追隨和聚居,佛教的教團便自然形成。教團分子,分為七等,稱為七眾: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、比丘:出家的男性弟子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二、比丘尼:出家的女性弟子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三、式叉摩那:由沙彌尼進入比丘尼階段中的女性出家弟子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四、沙彌:出家的少年弟子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五、沙彌尼:出家的少女弟子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六、優婆塞:在家的男性弟子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七、優婆夷:在家的女性弟子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以上七眾,總名之為僧團。他們是以所受戒法的多少而分等次,故在原則上雖然七眾均屬于僧的范圍,真正負起住持佛法及領導僧團之責任的,則以出家僧為主,尤其是以比丘及比丘尼僧為主體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原始佛教的教團生活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可以分做三方面來講: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(一)民主的僧伽制度:此所謂僧伽,就是教團,就是僧的音譯的全音。從佛陀的教團之中,最能看出佛陀是主張民主制度的一位先驅,現舉五點如下: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(1)律儀是由于大眾的要求而制:佛成道后的第一年,就度了好多弟子出家。但在最初五年,沒有制定戒律的條文,舍利弗尊者請佛預先制定戒律,釋尊卻回說:“舍利弗,我此眾中,未有未曾有(的惡)法;我此眾中,最小者得須陀洹(小乘初果)。諸佛如來,不以未有漏(的惡)法而為弟子結戒?!?五分律卷一)這是說,佛陀不愿小視他的弟子們,弟子們尚未作出違背佛法的行為之前,他如預先制戒,那就像給尚未犯罪的人,預先加上枷鎖一樣了。這與神教的信仰者,一開始就由神給他們頒下神約或誡命的精神相比,實在不可同日而語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佛陀成道后第五年,最初有弟子行了惡法,佛在大眾的要求之下,便開始為僧團制戒??v然如此,佛所制的戒律,也非一成不變的。若由于實際的需要,在大眾僧的要求議定之下,仍可請求修正,而且可以再三再四的修正。例如比丘戒中的“若比丘與女人說法過五六語,除有智男子,波逸提?!边@條戒,前后一共修正了十一次之多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若以現代民主政治的術語來說,這就是人民“大眾”有創制(立法)的權利,也有復決的權利。憲法是由全民的意見所制定。行使之時,則有總統公布之。戒律是由僧意而制,佛陀不過是順從僧意而將之公布實行??梢姺鸾痰拿裰髦贫?,早在二千五、六百年之前,已在印度實行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(2)僧事訴之于僧斷:此所謂僧事僧斷。就是僧團大眾之中所發生的事,應由僧團大眾采用會議方式來處理。會議的總名,叫做羯磨。羯磨的種類,共分單白、白二、白四三大類,計一百零一種。所謂單白,是處理常行慣行而應行的事,只要向大眾宣告一遍即可。白二是宣告一遍之后,再說一遍以徵求大眾的同意。白四是在宣告一遍之后,再作三番宣讀,每讀一遍,均作一次徵求同意。若大眾之中無異議,即算一致通過,若有一人提出合理的異議,便不能成立,這是采用一致通過的民主議程。因此,羯磨之在佛法中的地位,相當于“民權初步”之在孫中山先生遺教中的地位,它是一種會議程序的規定。凡是不尊重會議決定的團體,不會是民主精神的團體;佛教則以為,凡是不注重羯磨的僧團,一定不是清凈和樂的僧團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(3)僧權的取舍及其資格:佛教的僧團是民主的,但是在民主的精神下,必有資格的限定,權利的享受及義務的遵守,均有分際。要作為一個民主制度下的公民,他首先要具備行使民主權利的基本條件;年齡太小、智力太低,或者違犯了國法的人,便不能行使民權。因此,沙彌不能參加比丘的羯磨,比丘戒臘在五夏以上始可作為人師,比丘戒臘在十夏以上始可度沙彌出家。若不自知佛法和戒律的持犯者,雖百夏比丘,也無行使僧權的資格。若自己違犯了戒法,如果嚴重的話,即應接受大眾的制裁而放棄一切僧權,直到受制裁的時限屆滿,再行恢復僧權。也有極嚴重者,剝奪僧權以至終身的,那叫做“與學波羅夷”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僧中職司的選舉與罷免,就是根據這種僧權資格的標準,而決定取舍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(4)平等的僧權及僧階的建立:民主的社會,必然要以平等的權益作為民主建設的基礎。所謂平等,是基于同等的地位、同等的人格、同等的機會而建立各人的事功,這是立足點的平等,人人都有同等的地位、人格和機會,但由于個人天賦資質及后天勤惰之不同,以及進身的先后和對環境抉擇與適應之不同,人與人之間,即產生了社會地位的尊卑,倫理輩份的長幼,因緣際遇的懸殊,所以,健全的民主社會,并不是要把全部的階級一律鏟平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佛教的僧團中,長幼有序,尊卑有次,條理井然。以全體佛弟子來說,所受的戒別越高,地位便越高。以同一種戒別來說,受戒的時間越早,地位便越尊,乃至先后相差日光移動的一根針影。但是,佛教的戒律,不是機械性的,是有伸縮性的。位尊者稱為上座,阿毗達磨集異門足論卷四,將上座分有三種:①戒長的生年上座,②世俗的福德上座,③道高的法性上座。此三種上座,均受尊敬,但以生年上座及法性上座為準。如果戒臘雖長而無智愚鈍,則應尊敬法性上座。所以律中規定,如果戒年淺者,有德多智,戒年高者,愚鈍無智,應以無智者親近有德者,除了不禮其足,一切當如弟子事師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(二)自由的僧伽教育:我曾在“正信的佛教”最后一節中說過:“在根本佛教的教團社會,并沒有主從及隸屬的分限。大家在佛法的原則之下,人人平等,在佛法的范圍之內,人人自主(自由作主)。所以,縱然是創立佛教的釋迦世尊,到了將入涅時,還對阿難尊者說:‘如來不言,我持以眾,我攝于眾?!?長阿含游行經之一)”這是充分地表明了佛教是自由思想及自由生活的實行者?,F在列舉五點如下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(1)有僧團的實質而無固定的建制:出家的弟子們,最初并無寺院可居,他們如閑云野鶴,日中一食,樹下一宿,托缽乞化千家飯,身披糞掃百衲衣。他們追隨佛陀,周游宏化,或者離佛獨行,各化一方。佛陀絕不像后代寺院的住持們,要為大眾的衣食而張羅。但是,他們每到一處,縱然臨時息腳,也要為他們自己畫定一個范圍,稱為結界。凡在這個范圍內的出家人,便自然地成為一個僧團,要一同誦戒,一同舉行羯磨(會議)。任何人要離開甲地去乙地時,均可自由作主。到了后來,雖有了僧舍的建立以及寺院的出現,但仍流行著這樣的一句話:“千年的常住云水的僧?!彼略河缹偈降?,僧人可以自由自在地來往于十方的寺院之間,這實在是自由生活的最可愛處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(2)佛的弟子可以各隨其意而各修其法:佛是究竟圓滿了的完人,但他對于弟子們的修學指導,絕不作硬性的規定,只要在原則上不違背佛法,弟子們要如何,盡可以照著他們自己的性格和興趣而修行。不像耶穌對于門徒的選擇時,要人人都得學他自己的模樣去做(請參閱拙著“基督教之研究”四章二節)。因此,我們通常知道,佛的十大弟子,各有一門專長。又在雜阿含經卷十六中,舉出了佛的十三位大弟子,他們各有一種第一的特殊性格,也各有他們共同修學的伴侶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(3)隨時毗尼與隨方毗尼:毗尼就是律制。律制的性質和現代各國的法律相同。法律乃為各個國家民族之風俗與習慣的延伸。佛教的戒律條文之中,有的根本不適于在印度以外的地區來實行,這就是它有地方性的色彩。有些規定,根本是由于隨順當時民間乃至外道的習俗而制,后世的律師們,為了尊古崇佛,所以不敢改動。其實,佛在五分律卷二十二中已經明白地告訴了我們:“雖是我所制,而于余方不以為清凈者,皆不應用;雖非我所制,而于余方必應行者,皆不得不行?!边@叫做隨方毗尼。根據隨方而變的原則,自亦可以隨著時代的不同而作適應性的求變,仍為佛所許可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(4)佛法不一定須由佛說:佛法的法性,本來如此,永遠公開,不是由佛出世而重新創造。佛法是宇宙人生的原理,證此原理者,便能解脫。若能將其所證的宇宙人生的原理說出來,就是佛法。若其所證的程度與釋尊相同,他便是佛。所以,佛與佛子的差別,不過是對這原理所解(證悟)的程度不同,而不是本質的不同。證得一分原理,便是理解一分佛法。因此,凡是真修實學而有了心得的佛子,均可將自己的心得,提出向大眾報告,那也即是說的佛法。故在佛經中宣稱,佛法系由五種人所說:①佛陀;②佛的弟子們,③天仙,④神鬼,⑤變化的人,佛陀常勸弟子們代佛說法,佛也常說:已說之法如爪上塵,未說之法如大地土。這是說明了佛陀不是思想的專斷者,思想乃為眾生的公器,豈能君臨一切,只許自己發明而不誰他人發明呢!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(5)依法不依人:由于主張佛法不一定須由佛說,進一步就建立一個觀念:不得以人廢言。惡人說了好話。惡人雖不可取,他所說的好話,仍應受到重視。同時也要廢除思想上的偶像崇拜,佛陀所說的正法,固然要信受奉行,如果有人假托佛陀之名而說的邪法,我們卻不能因了佛陀的名而接受它。再則,佛陀主張弟子們應當依他所說的法去實行,便得解脫;如果僅僅以親近瞻禮佛陀的身相,那是無大用處的。故在四十二章經中說:“佛子離吾數千里,憶念吾戒(法),必得道果;在吾左右,雖常見吾,不順吾戒(法),終不得道?!?br data-filtered="filtered">  (三)積極的倫理實踐:此所謂倫理,就是道德律。一般人誤以佛教是逃世和遁世的,少數的人信仰佛教之后,的確也有這樣的趨勢,所謂看破了放下了,一了百了,逃之夭夭!這實在是受了中國老莊思想的影響而變成的“逃禪”,絕對不是原始佛教的精神。因為佛陀成道之后,并沒有逃避現實的人間。佛陀當時的羅漢弟子們,多半也是以人間游化為主要工作的大宗教家?,F舉佛教的報恩思想為例而說明如下: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佛教是報恩主義的宗教:上求佛道,下化眾生,中于人間相處,他們的態度,都是在報恩思想的范圍內進行。佛教徒的恩人有四大類: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(1)三寶恩;由于僧寶的接引開啟而知信佛學佛,由于法寶的信受奉行而有解脫乃至成佛的可能;由于佛寶的慈悲將他經歷了三大阿僧劫以來而悟得的法寶宣說出來,我們才有成佛的方法可信可學。所以三寶對我們有無上的恩德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(2)父母恩:母有懷胎生育之苦,父有扶養教育之勞,我們自從呱呱墜地,而至長大成人,不知要花費父母的多少心血。最低限度,我們之有這個身體,是來自父母的遺傳。平常人送我們一些身外之物,我們也要感恩圖報,何況父母是送我們一個身體呢?平常人救助我們于命危之際,也覺得是恩同再造的父母,那末,真正的生身父母,該有多大的恩德了?因此,佛在五分律卷二十二中要說:“若人百年之中,右肩擔父左肩擔母,于上大小便利;極世珍奇,衣食供養,猶不能報須臾之恩?!痹鲆话⒑浘硎粍t說吾人供養父母的程度,應當準同供養一生補處的大菩薩。通常說是各人的堂前就有兩尊活菩薩,一尊是你父親,一尊是你母親。出家人似乎不要父母的了,其實,佛陀規定若父母同意你出家而無人供養其生活者,你也必得盡心盡壽供養父母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(3)國家恩:由于國家的國防設施,我們可以不受外強的侵擾;由于國家的法律保障,我們可以不受盜賊及惡人的損害;由于國家的政治制度,我們可以同舟共濟而國泰民安。所以我們要愛護國家,報效國家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(4)眾生恩:我們生存于天地之間,不能無助?!耙恢嘁伙?,當思來處不易,半絲半縷,恒念物力惟艱?!眮硖帪楹尾灰??物力為何困難?要知道,我們吃一粒米時,或穿一件衣時,其中包括了多少人的智力和勞力。從物種的發明利用,改良培植,到播種、耕耘、施肥、收獲、搬運、加工,而到成為粥飯,成為衣服,其間所用的器具、方法、人工,也各各有其一部漫長的文化史,可見,當我們得到一粥一飯與半絲半縷的時候,該是承受了多少人的智力和勞力所賜予的大恩大德了。因而將自己貢獻給社會的大眾。為的是要報恩而非施恩。這還是僅就人類而言,若透過三世因果及六道輪回的關系來看,一切的異類眾生,亦無一不是自己的恩人。所以,菩薩廣度眾生,是懷著報恩的心情,絕對不敢反以作為眾生的恩人自居。所以,眾生以菩薩為福田,菩薩則以眾生為福田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原始佛教的教理思想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原始佛教,講民主,講自由,講適應環境,但它萬變不得離其本,那就是由佛陀在菩提樹下親證實悟的四圣諦。四圣諦是說明人生生死的原理,以及如何脫離生死的方法?,F在逐層介紹如下: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(一)什么叫做四圣諦?四種由大圣佛陀所開示的真實不易之理,便稱四圣諦,要想超凡入圣者,必須明此四種真理并且如此修行,所以叫做四圣諦。這四種真理的大意是這樣的: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(1)苦諦:生命的現象,是苦的果報。一切眾生之有生死之苦,病痛的苦,衰老的苦,恩愛離別的苦,怨家見面的苦,欲求不得的苦,種種由于生理和心理互相沖突的苦,整個生命,無非是一大苦惱之海。雖在人的感受之中,并非完全沒有愉快歡樂的時日,例如:久旱逢甘雨,他鄉遇故知,洞房花燭夜,金榜題名時,乃被古人稱為人生的四大賞心樂事。但是從其結果上說,仍舊是苦。佛陀將如上一切現行的苦,叫做苦苦。喜愛的事物,憂慮它們將會損壞消失的感受,叫做壞苦。一切可喜可樂的事物,當其正在出現之際,實則已在轉變消失之中,這叫做行苦。世事無常,那有永恒的歡樂?沒有不散的宴席,亦無不凋的鮮花。樂事如夢,曲終人散,末了,必以苦的心情向這世間揮手告別。若不解脫,死后又生,生了再死,永無了期!苦由何來?這就要講到集諦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(2)集諦:是指苦的原因。眾生從無始以來,由于愚癡煩惱而造作種種的善業及惡業。善業的果報,生于人間及天上;惡業的果報,生于地獄,鬼趣、傍類眾生。因為惡多善少,所以生于人及天上的機會較少??v然生到天上,壽命仍有極限,仍不能夠出離生死的苦海。同時,一邊接受苦的報應,正在接受苦報之時,一邊又造下了新的生死之業。所以,造業而受報,受報而造業,周而復始,永無了期。受報是苦諦,造業便是集諦。如何不再造業?那是滅諦的境界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(3)滅諦:滅除了愚癡的根源,滅除了煩惱的根源,證入了無我的境界,不起人我之見,不著善惡之相,不介是非之爭,寂寂默默,清清凈凈,不生不死,無無礙,那是滅諦。如何親自證實這個滅諦的境界?那是要靠道諦的工夫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(4)道諦:由修行而證悟寂滅(涅)之道的方法,稱為道諦。也就是斷“集”、離“苦”、入“滅”的修行法門。主要有八大項目,稱為八正道,此到下面再講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現在我們要把四圣諦的內容,換一個角度來介紹它,那就是十二因緣、三法印、八正道。十二因緣是解釋苦集二諦的,三法印是解釋滅諦的,八正道是解釋道諦的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(二)十二因緣是什么?這是說明人生生命之生死循環的原理,共有十二個階段。由于無始以來的無明愚癡,而引導我們造作種種的善惡行為;由行為的余勢(業力)而積聚成為生命之流的主體,叫做識;由識而感受生命的身心現象,叫做名色;名色住胎而漸生起眼、耳、鼻、舌、身、意的身心狀態,叫做六入;由六入的出胎而接觸到外在的事物;由與外在事物的接觸而有苦樂憂喜舍的感受;由感受的分別作用而有愛之心生起,愛之心表現于外,便是取舍求拒的種種善惡行為;由于這種種善惡行為,便又有了必將接受未來果報的業因;既有了今生的業因,當受來生的生命;既有了來生的生,又必有來生的老與死。這是生命之流的三世回環的因果定律:造業因的集,受果報的苦,再由苦而集,由集而苦,生生不已,也死死不已!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現在為便于增加印象起見,再將十二因緣配合苦集二諦的三世因果關系,列表如下: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無明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行——集諦——過去世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識名色六入觸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受——苦諦——現在世果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愛取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有——集諦——現在世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生老死——苦諦——未來世果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(三)三法印是什么?這是說明宇宙人生之現象及 本體的三條定律。在沒有介紹這三條定律之前,先要介紹五蘊法。所謂五蘊, 就是包攝一切現象的五大要素。這五大要素總攝一切現象而來說明物質世界及 精神世界。因此,五蘊法應分做兩大類,列表如下: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以五類名目包羅宇宙萬象,稱為五蘊??梢娺@個蘊字是當作 類別或聚集之義來解釋的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這里,要講到佛陀圣教的最偉大處,那就是悟透一切現象的生住異滅, 均系因緣促成。因緣聚合則生,因緣分散即滅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切現象,無非因緣的聚散而已。神教徒說宇宙現象是由神造的,佛陀就 之觀察的結果,便將神造這說徹底否定,而倡因緣生滅的道理。神造之說,是 基于信仰的武斷,因緣生滅,乃本于理性的考察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因為,由于因緣所生的一切現象,不可能是永恒不變的。古代人相信“天 長地久”之說,實則以近代地質學及天文學的觀點,天體永遠都在變動之中, 地球也在逐漸衰老之中。一切現象既非永恒,一切現象所產生的任何價值, 當然也不可能屬于任何人得而永恒占有。如果看破了萬象非永恒,也認明了萬 象的價值之中不可能有個永恒實在的我,實證了這個無常與無我的道理,當下 便可進入涅的境域了。無常、無我、涅,這便是三法印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為便於了解起見,再將三法印列表說明如下: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三法印—諸行無?!T行是五蘊法—宇宙的現象是無常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諸法無我—諸法是現象的類列—現象無常故無我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涅槃寂靜—涅槃是諸法的空性—空性不動故寂靜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是一切法的準則或原理。所謂佛法,無非是從這準則的基礎上開發出來 ,所以,凡是合乎這個準則的思想,不論出于何人的發明,均可稱為佛法。以 這三句話來印證一切的思想,只要不違背這三句話的準則,即是佛法。這是佛 法與非佛法的度量衡,所以稱為三個佛法的印鑒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親證三法印,便入解脫門的寂滅道。所以,三法印即是用作四圣諦中滅諦 的說明者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(四)八正道是什么? 八正道又稱八圣道。即是 修持解脫圣道的八種正確的方法,這也就是四圣諦中道諦的內容。但這八種圣 道,有其演進的軌跡,現在分述如下: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(1)由五戒而成十善:所謂五戒,便是①不殺生,②不偷盜,③不邪淫 ,④不妄語,⑤不飲酒。這五戒的前四條,乃為一切人類的基本德目。印度原來的 婆羅門教,以及稍前于佛陀的耆那教,乃至其他如猶太教與基督教,都作有類似的 規定。佛教是主張智慧,并重視理性的宗教,故以為若要做一個有道德的人, 應當于前四條之后加一條不飲酒。不飲酒的確可有防止破犯前四條戒的功用,這 是前四戒的防腐劑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由五戒之前四條的伸張,發展為十善,即是將妄語一戒之內分列出為妄言 、綺語、兩舌、惡口。更發現犯戒的動因,是由于心念中的貪欲、恚、愚癡 的主使,合上殺、盜、邪淫,正好成為十種惡業。對治十惡的方法,便是反過 來修行十種善業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(2)由十善會成三業:十種善業的表達,是由于身體、口舌、意念而形 成,所以稱為三業,可以列表如下: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三業-身——不殺生、不偷盜、不邪淫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口——不妄言、不綺語、不兩舌、不惡口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意——不貪欲、不恚、不愚癡-十善業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(3)由三業出八正道:從性質上說,十善業尚只是消極的不作惡,到了 八正道,才是積極的行善。所以,行十善,僅是修的人間及天上的福業,尚非 解脫之道。修八正道,才是了生脫死的正因。八正道是由身口意三業的積 極化,現在說明如下: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、正見——此為正確的知見,乃以三法印為指導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二、正思惟——對正見作深入的思考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三、正語——用口業來實踐正見所指導的修行方法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四、正業——用身業來實踐正見所指導的修行方法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五、正命——用正當的謀生方法賺取生活的所需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六、正精進——策勵三業,日新又新,至于清凈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七、正念——系念于圣道的實踐,心不旁騖,意不散亂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八、正定——心力集中,不動不搖,不受五蘊的誘惑束縛,便可出離生死, 而入涅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八正道分隸于三業,如下表: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(4)由八正道會成三學:此所謂三學,又稱三無漏學,就 是前面所曾講過的戒、定、慧。出生死者,必修八正道,修八正道實又不出戒 定慧,它們的會合關系,可如下表: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(5)由三學而出六度:六度在梵文稱為六種波羅蜜多,即 是六種將自己和他人由生死的此岸,度到出生死的彼岸之方法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五戒十善,是消極的不作惡,在八正道的戒定慧,是積極的修持解脫道, 到了由三學而出六度之時,便是修的自他兼濟的菩薩行了。例如:僅修八正道 的人,不作布施,不會有罪。修六度行的,若不布施就算犯戒了。布施分有財 物布施、說法布施、以精神的安慰及鼓勵(無畏)來布施 的三種。有財的出財,有力的出力(智力與勞力),無財 無力的,尚必有你的同情心、贊嘆心、歡喜心可作布施。這是菩薩以利人為第 一要務的原動力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般人以為六度法門是屬于大乘佛教的,其實在原始佛教時 代已有六度,例如:被傳統的中國佛教徒貶稱為小教或藏教的增一阿含經卷十 九,就明白地載有六度法門。同時,大乘佛教的化世精神,也系由六度而繼續 開展出來的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六度的含義極其深廣,由于時間關系,今天在此已不能和各位詳細研究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現在將三學開出六度的配屬關系,列表如下: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如有機會,再和各位研究兩個重要的題目,那便是:由原始佛教到小乘佛 教,由小乘佛教到大乘佛教,其間的先后次第的發展,均有脈絡可循。例如: 由原始佛教的因緣生法的基礎,后來即成熟為龍樹中觀系的性空大乘;由原始 佛教的五蘊分析的基礎,后來即成熟為無著瑜伽系的唯識大乘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謝謝各位的光臨指教,連續耽誤了各位三個晚上寶貴的時間。這幾天的臺 北市,陰雨連綿,各位能夠風雨無阻地每晚必到,使本人非常感激;尤其今天晚 上,因為準備資料較多,我又未能把握住時間,以致多講了半個小時,各位仍 能毫無倦容地聽完為止,太使我感動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以我的學養而言,實在不夠也不敢來向各位演講,所以,我是抱著向各位 請教并求各位印證的心情而來。最使我安心的,是我在大陸時代的兩位老師也都 在座,那就是白圣老法師及南亭老法師,如果我講錯了,他們兩位老人家會給 我開示和糾正的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最后,謝謝本講座的主持人道安老法師給我的贊譽和慰勉,謝謝各位,祝 福各位晚安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(一九六七年四月二十三日至二十五日講于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臺北佛教界“佛教文化講座”第五次)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二、佛教的倫理觀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何謂倫理觀?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人與人之間的相處,如果希望彼此能夠互相協助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與共同合作,就不能沒有人與人之 間的各種關系。這種正常的關系,可用兩個名詞來說明,那就是各人應負的“ 責任”,或應盡的“義務”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人與人之間的關系,叫做人倫。人倫的道理,叫做倫理。研究人倫道理的 學問,叫做倫理學。倫理學的定義:就是研究人類的責任或義務的科學。對于 這種責任或義務的看法,便稱為倫理觀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研究倫理學的范圍,分有兩種:一是理論的倫理學,一是實踐的倫理學。 前者是探究倫理的根本原理或普遍原則,即是說明為何要有應負的某些責任, 或應盡的某些義務;后者是研討人生的行為價值,并指導人類的處世方法,即 是說明如何去負起某些應負的責任,或如何去盡到某些應盡的義務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因為人類的思想,各有各的角度和深度,所以對倫理的看法,也各有不同 之處。唯其人類總是人類,所以人類的基本觀念,一定是相差不多的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什么是佛教的倫理學?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們既已知道,倫理學是研究人類的責任或義務的科學,那末,衡之 于佛教的整個內容及其全部精神,無非是為了倫理學的配置而作的設施。全部 教理的開展,乃系理論的倫理學,一切教儀的遵行,乃系實踐的倫理學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理論方面,固然浩瀚博大,若以綜合介紹,不出無常無我。實踐方面,固 有八萬四千法門之說,若予歸納來說,也不出戒定慧的三無漏學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現在先談理論方面的: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佛陀成道后,最初說法度人,即是說的無常無我。因為眾生之有苦惱,根原在于有生有死,有生有死的根原,在于迷失了本具的佛性,誤將無常的萬物現象當做常恒不變的;誤將非我的內外事物當做是我及我所有的。因為誤認萬象是常恒不變,所以生起依賴心;因為誤認內外事物是我及我之所有,所以生起執著心。有了依賴心和執著心,便會引起貪、、癡等種種的煩惱心。比如對于可欲的事物,常希望得到它,得到之后,仍嫌太少,又恐怕已得的少許,也會失去;對于不可欲的事物,不希望得到它,得到之后,雖然不多,已夠煩惱,何況唯恐將會來得更多。像這種患得患失的心理,便是由于有一個常有的我之觀念而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有了患得患失的心,人便生活在煩惱苦痛之中了。而且繼續制造出永無了期的更多的煩惱之果與痛苦之因。首先將他人與我對立起來,再將自我用煩惱與苦痛,筑起一個生死的牢獄,把我關進了生死的牢獄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事實上,真所謂世間本無事,庸人自擾之。若能細加考察,一切現象,無非因緣的假合而暫有。一切現象的價值之中,也根本不可能有一個常恒不變的自我。一切現象的存在,是由于各種因素或關系的配合及分散。關系配合時,產生暫有的現象;關系變更時,現象即隨著移動;關系分散時,現象即歸于消失。我們舉一個例子:像我圣嚴身上穿的這件長衫,它原來是沒有的,當我們人類需要它的時候,人們即利用棉花,紡成紗,織成布,染上色,裁剪縫紉,即出現了這件長衫。我人需要長衫,是長衫出現的主因。利用棉花、紡紗、織布、染色、裁縫,是長衫出現的助緣。如果愿意分析這件長衫的話,那末,除了它的主因和助緣的聚集,就沒有長衫這樣東西可見了。再進一步看,我這件長衫完成之后,是不是就能永遠存在于世呢?這又是不可能的。因為當我穿著它的時候,它就開始舊了,多穿一次便更舊一次,穿上幾年,它就被我穿得破舊不堪而不能再穿了;縱然我不穿它,做好之后就藏在箱底,可是,過了幾十年后,它也會漸漸地毀敗。因此,據科學家的實驗,若用精微的儀器觀察一切現象,無一不在剎那剎那地生滅變化著它們各自的組織關系??梢娛篱g的一切現象,無非假有和暫有,而非永恒的常有。既非永恒的常有,若要對它們生起依賴之心,豈非可笑!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世間的一切現象,既非永恒的常有,“我”及“我所有”的觀念,也就無從立腳了。所謂“我”及“我所有”的觀念,可分精神和物質的兩方面來說,這在佛學的專有名詞,精神的部分稱為“正報”,即是生命的主體;物質的部分稱為“依報”,即是生命所賴于顯現的附屬品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們先說物質部分的我及我所有:這可分做身內和身外的兩部分。我們的自我感,首先是對自身的肯定為“我”。以身體就是“我”的表徵,有人損害到自己的身體,就會起而與之對抗乃至反擊,這是把物質組成的身體,當做“我”了。再進一步,對于身外的資生之物,也看成為我,若有他人對我的資生之物或愛好之物,加以損傷或侵奪,我人就會對他起而抗拒衛護,乃至有人可以犧牲性命,而去爭取身外的財物,真是所謂要錢不要命。又有所謂人為財死鳥為食亡。把外在的我執再擴大出來,就有爭王爭霸爭江山打天下的事情發生,而且層出不窮。事實上,我們如愿稍加考察,物質部分的我,根本不是“我”的主體,而是“我”的所有物,比如我們的身體,粗看起來好像就是“我”的主體,其實,我們的身體是由五官四肢、五臟六腑、血肉筋骨、皮毛爪發等所聚合而成,如說身體是“我”,那么究竟是身體的那一部分是“我”呢?顯然地,把它們這些零件拆散開來,固然無“我”可求。把它們集合起來,依舊不見有“我”。否則,經過外科手術切割下來的斷肢腐肉,應該仍然是“我”,而當聽從“我”的心意去動作;剪下的頭發甲爪,乃至汗水、唾液、屎尿等的排泄物,也該仍然是“我”,而當聽從“我”的心意去動作??梢?,我們的身體并非即是“我”,要不然,人也不應死,因為人皆不希望死,當該決定自己不死??v然死了的尸體,也該和活人一樣才對。由此推知,身外的資生之物或愛好之物,更加不是“我”了。身體是“我”的所有屬物,身外之物或愛好之物,乃是身體的所有屬物。對於身體誤以為“我”,是由于內在“我”的移情;對身外之物誤以為“我”,更是移情之“身我”的外延和膨脹??傊?,這都是一種虛幻的妄情所現,因為尚有一個“我”的主人翁躲在幕后哩!那就是俗說的靈魂,在佛法來說,即是“正報”精神部分的心識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現在再看我們那個精神的“我”及“我所有”,是否真的存在?在前面已說過,世間的一切現象都是無常的。物理現象、生理現象,既是如此,屬於精神的心理現象,亦復如此。我們的心念之波動起伏,好像長江大海的水面,真所謂無風三尺浪,而且后浪追前浪,一浪接一浪,相繼不已,瞬息變化。所以,雖在我人身體的幕后,有著這么一位大導演。這位大導演的面貌,卻也是變變不已,捉摸不定的。這在佛教,稱它為“識”而不是俗稱的靈魂。因為俗稱的靈魂觀念,是固定性的生命的主體。人的生死死生,一般人即以為,不過是這個靈魂從這個肉體搬到那個肉體之中,肉體雖可搬來換去,靈魂卻永遠是固定不變的。這在佛教,便把存有這種想法的人們,稱為“常我外道”。佛教所說的“識”,即是心的異名。心的現象,既是變易無常的,識的內容,必然也是變易無常的。心識的活動,必定要對它自己負責。識的狀態,有點像近代的錄音帶,一方面它能把外在聲音錄進去,一方面又能把已經錄進去的聲音放出來。我人的心識也是如此,它把我人的行為的影像(業)記錄進去,同時又把已經記錄進去的行為影像(業)顯現出來。前者是造業,后者是受報。有業報的身心,必將繼續造作新業。繼續造作了新業,又將再受業的果報。因此,我們的心識,就成了使我們輪回于六道之中,生死而無了期的中心。但它又與錄音帶的性質不同,因它絕不是一個固定不變的“我”。因為心識的功能,既在進進出出地接受記錄與把記錄拿出來銷帳,所以心識的內容,也是在變化無窮的狀態下存在。作一個比喻:心識的存在,好像掛在懸崖上的一匹瀑布,遠看固然有點像一匹白布,永遠掛在那里。但若近看瀑布的內容,乃是由于水流的相續。水既在不斷地流下山來,瀑布的內容當然也是在變更不已的了??梢?,精神部分的“我”,以及由心的活動所產生“我所有”的種種喜怒哀樂等的心理現象,也是無從可求的東西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不過,上面所講的無常與無我,從理論上說,已經非常明白。唯其要想親證這種無常無我的境界,尚須加上修持實踐的功夫。否則,雖然口頭學著說無常無我,一旦誘惑的外境,或不愉快的逆境,出現在你面前時,你就把握不住自己,而要接受它們的擾動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同時,無常無我的理論,即是實踐佛法的基礎。因為佛教所講的無我,是去掉自私的我,而不是連帶應負的責任或應盡的義務也去掉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唯有去掉了自私的我,方能真得解脫。唯有去掉了自私的我,才能更積極更深廣地擔起應負的責任或應盡的義務。什么是佛教的倫理觀? 在沒有說明佛教的倫理觀之前,我愿先來約略地介紹一下中國儒家及西洋耶教的倫理觀。因為佛教并不反對它們,而且是包括了它們又超勝了它們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中國的儒家以孔子為代表,是以人間之“我”為中心的人間倫理觀。從個人向外推展,便是修身、齊家、治國、平天下。人與人之間的關系,則以君臣、父子、夫婦、兄弟、朋友的五倫來網羅了一切。儒家的推己及人,雖也講到推仁及物,然于物的仁愛心,終究不是這么深刻。再從個人向內做工夫,便是正心、誠意、格物、致知。用心的次第,則為靜而后能安,安而后能慮,慮而后能得。這種觀念,乃是人本主義的倫理思想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至于西洋耶酥教的倫理觀,是以求上帝賜福音給“我”為中心的天國倫理觀。儒家是以人間之“我”為倫理的中心;耶教乃以天國的神為中心。信神有恩典賜福音給信它的人,人因神的恩典而得救生天。但是,神有權威決定何人可得救及何人不可得救。信它的人雖有得救的希望,卻也未必一定可以得救。為了祈求神將生天國的福音賜給信它的人,信它的人,就不得不遵守它給信徒們立下的“約”命,那就是舊約和新約。約中的主要規定,就是摩西的十誡。十誡的遵守,不是為了造成人間的幸福,而是作為生天的條件之一。這不是人類自己的要求,而是上帝的命令。因此,在耶教的基本理論上,為了求生天國的理由,必要時可以犧牲人間的和平與安樂??梢?,耶教雖然也以人間的“我”之要求為起因,在他們的想法上,卻是倒果為因的。是假想以天國的上帝在無中生有,造了世界萬物及人類,再以恩人的姿態來救人去生它的天國;人類為了求生它的天國,就不敢不聽信摩西假托上帝之名而編造的一套神話。所以我說耶教的倫理觀是以天國的上帝為中心的。在境界上說,天國固然比人間高了一層,但在倫理的實踐上說,以天國的上帝救“我”為中心的倫理觀,遠不及以人間之“我”為中心來得貼切可取。因為耶教在必要時,可以為了生天國的“理由”,而犧牲人間的倫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再說佛教的倫理,乃是從有限到無限的倫理觀。這可分做三點來說明: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、由消極的到積極的持戒:佛教的人天善法是五戒十善。所謂人天善法,即是做人和生天的基本德目,因為佛教主張,要從人的本位上走向成佛之道。成佛超勝于做人,若不先把人做好就想成佛,那是不可能的。人的進一步是生天,生天是由于為善的結果。為善的最高結果,是生到天上享受天福的報賞。但是,佛教的目的,并不教人即以生天享福為究竟,因為當在一定的天福享完之后,又會接受苦的折磨。所以,佛教教人應以解脫生死,乃至求成佛道為目的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不過,要想保住人天的境界,也有它必守的條件,持五戒者,不失人身。五戒即是不殺生(主要不殺人)、不偷盜、不邪淫、不妄語、不飲酒。在此五戒之中,但能把一戒或兩戒持守清凈,轉生仍可為人。五戒全部清凈,即可于來世成為富貴尊榮和壽考的人。若能守十善,即可生天。十善即是不殺生、不偷盜、不邪淫、不妄語、不兩舌、不惡口、不綺語、不貪欲、不恚、不愚癡顛倒(邪見)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粗看五戒十善,乃是消極的,不作惡就是善。實際上,在不作惡之后,進一步努力,必須要盡量地行善。例如布施、供僧、放生、濟貧、修橋、筑路、穿井、植樹、以及種種社會福利事業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修五戒十善者,成就人天福報。以人天善法為基礎,用解脫生死的要求,去為一切眾生的解脫生死而努力,那就是行的成佛之道。在行此成佛之道的過程之中,即被稱為菩薩,所以也可名之為菩薩道。在菩薩來說,但問結果,不拘方法。以人天善法的立場,犯了五戒十善,均為不善。犯了不善,即不得善報。但在菩薩道的立場,僅僅消極的“不”是不夠的,還要做到積極的不“不”,故在瑜伽菩薩戒本輕戒第九條之下,有明文規定:“若諸菩薩,安住菩薩凈戒律儀,善權方便,為利他故,于諸性罪,少分現行,由是因緣,于菩薩戒,無所違犯,生多功德?!贝怂^性罪,就是指的前面所講十善行的上來七項,也即是說,菩薩為了適應度生的機緣,殺、盜、淫、妄的方便善巧,也不得不用。例如殺一惡人而救多數好人是應該的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又如瑜伽菩薩戒本輕戒第二條,規定菩薩不得貪取名利。接著第四條,卻又規定不得不去應供受襯。第五條,更加規定不得不受貴重的寶物布施。這是說,菩薩不當為個人來貪取名利,如果為了接引眾生,卻不得放棄任何一個有利的機會,來接受他們的好意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佛教主張忍辱,如梵網菩薩重戒第七條說:“應代一切眾生,受加毀辱,惡事向自己,好事與他人?!钡阼べて兴_戒本輕戒第十三條,卻要規定菩薩不得不護雪外來的“惡聲、惡稱、惡譽”。這是說,為了愛護眾生,應代眾生受怨受辱;為了維護三寶,應該護雪惡意的中傷。再說,菩薩對眾生,當存慈悲心,但在必要時也應以威折的方法,使得眾生馴服。所以瑜伽菩薩戒本輕戒第四十二條規定,菩薩若見到有些人應加呵責、治罰、驅逐默擯(不和他說話),而不如此處置的,便犯戒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二、由個人的到一切眾生的推善:菩薩度眾生,雖有只為眾生而不為自利的存心,但從佛法的常理上說,總以健全了自己之后,更容易發揮度他的效果。身教總比言教更能夠感人,身教配合了言教,乃是佛法化世的常軌。所以,作為一個佛的弟子,他本身的言行,必須要一致。他的言行必須是:說佛所應說的話,作佛所應作的事。然后才可談到影響他人而攝化眾生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從個人的自我教育與自我修持,而到度脫眾生,這是上求佛道以自度,下化眾生以度他的菩薩之道。但是菩薩的精神,絕不是在于自度的工夫之中,乃是于一邊修行自度,同時也要從事于兼度眾生的工作。并且他們在基本觀念上,沒有自度的存心。他們之將自己健全起來,目的是在利用健全的自己以度眾生,而不是要使自己首先度脫生死的苦海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個人健全之后,便可影響他的家人親友,感化他的家人親友;進一步影響他所處的時代和環境,形成一種佛化的風氣。并使造成佛化社會的人間凈土,這是菩薩行道的主要任務和目的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作為一個菩薩,他的境界越高,他所能夠影響的范圍,也就越大;他的悲愿力越大,他能應化的眾生類別,也就越多:一般的菩薩,僅能在人間之中的文明地區教化。圣位的大菩薩們,卻能不離于圣位的本處而去隨類示現,乃至深入最低下的眾生如傍生、餓鬼、地獄道中,應化救濟。這比諸儒家的推己及人與推仁及物的觀念,更要積極貼切到不知多少倍數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三、由“我”到“無我”的自在:佛教雖以無我為目的,但也絕不是不分層次的虛無主義者。佛教講無我,乃是修學的宗旨而非出發點。因為佛法的修行階段,大略可分為五個等級,稱為人、天、聲聞、緣覺、菩薩(佛)的五乘。在人與天的階段,仍是有“我”的。聲聞與緣覺的階段,“我”的意識便可解脫。到了最高菩薩(佛)的階段,才是徹底“無我”的大自在境界?,F在就把它們分做三個小題目來加以說明: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?、偃颂斐朔ǖ奈褰涫剖怯小拔摇钡膫惱碛^:在沒有超越三界的生死之前,均受善業及惡業的支配而上下浮沉于天、人、修羅、傍生、鬼、地獄的六道之中。這種由于“業”所積聚而成的生命主體,在悟界的圣人看來,雖然不是真實的“我”,在迷界的凡夫而言,因果的造作與報應,卻是歷歷不爽的。唯有恐怖“我”于未來受苦,所以不敢縱情作惡;唯有欣求“我”于未來享福,所以必須盡力作善。站在凡夫的立場,如果把這業所積聚的假我否定了,那他便是不信因果的斷滅論者。若非社會法律的制裁,他們便可肆無忌憚地為非作歹,縱有社會的法律,他們也會想盡方法去鉆法律的漏洞了!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?、诙朔ǖ乃氖ブB是“我”之解脫的倫理觀:聲聞與緣覺,合稱為二乘。他們重于自求解脫而淡于救度眾生,所以通常把此兩階,稱為小乘圣者。所謂四圣諦,就是苦(凡夫是苦的活動)、集(苦的原因)、滅(苦的滅除)、道(滅苦的方法)。修四圣諦,即能滅苦而入于不生不死的涅境界。既入不生不死,便從業所積聚而成的“我”中解脫。但是,個人的我雖解脫了,眾生仍在其“我”的束縛之中,受著苦難的煎熬,要為眾生脫苦,那就得由菩薩的化導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?、鄞蟪朔ǖ乃臄z六度是“無我”自在的倫理觀:菩薩不以自度為目的,而以救度一切眾生為心愿,所以稱為大乘。菩薩道是成佛的正因,故也可將菩薩道稱為成佛之道。菩薩道首重化他自度,四攝與六度,就是化他自度的方法。愛語(安慰鼓勵)、布施(財物、智慧)、利行(福利人群)、同事(深入各階層去),稱為四種攝化眾生的方法;布施、持戒、忍辱、精進、禪定、智慧,稱為六種菩薩自度的方法。自度是將自己從“我”的束縛之中解脫出來。解脫出來超然于眾生的生死大海之外,那是小乘的境界,小乘圣者若想成佛,他們必得再到生死的大流之中,來救度生死不已的蕓蕓眾生。這就是回小乘而入大乘的菩薩精神了。凡夫由于各自所造的業力而受生死果報的束縛,是有我的境界;小乘圣者,解脫了生,乃是無我的境界;大乘圣者雖已超越了生死,卻仍以悲心愿力,進入生死界中,化度生死界中的凡夫眾生,以愿力進入生死,乃是無我而自在的境界。這是佛教倫理觀的逐級升華,也是佛教倫理觀的特別超勝之處。佛教倫理的實踐法 佛教倫理的實踐方法,廣義地說有無量法門,或泛稱為八萬四千法門。統攝起來說,不出戒定慧的三無漏學,現在我只能把它們的大致內容介紹一下: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、持戒:持戒的內容,既是消極的止惡,更要積極的行善。所謂“諸惡莫作,眾善奉行,自凈其意,是諸佛教?!边@四句話,就把持戒的全部精神說明了。從五戒、八戒、十戒、比丘、比丘尼戒,乃至菩薩戒的內容,無不盡備于此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二、習定:這是一種思想過濾或心念沉淀的方法。不習定,浮妄的心境便平靜不下來。心境的混亂,便會引生煩惱而造作罪業。心境平靜,便會啟發智慧而遠離煩惱。習定的工夫,則是由于身體的安適而達成心念的靜止為目的,主要是在調伏粗重的心病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三、修慧:智慧的最高境界,是在親自證悟體驗到諸法的實性,也就是無常無我的緣生空性,無我而得大自在的最勝佛性。初修之時,則從聽聞佛法與閱讀三藏入手,以此聽聞及閱讀的所得,來指導持戒與習定,再從持戒與習定之中,啟發智慧。將此戒、定、慧的工夫,連成一個連環回轉的螺旋狀態,互為因緣,奔向成佛之境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諸位先生,我非常抱歉,因為時間關系,未能將本題多作發揮。在座諸位雖不完全是佛教的信徒,但我知道,貴會的會員,都是當今的知名之士,或為教授學者,或為高級公務員,對于佛學均有相當的研究和認識,今天我能有此機會,來向諸位先生請教,作為貴會第三十次集會的主講人,內心感到萬分的高興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最后謝謝貴會主持人李譽先生的邀請,并謝謝趙茂林居士的介紹。謝謝各位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九六七年四月十七日講於臺北市甲辰學佛粥會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三、怎樣做一個居士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家人信仰了佛教,通常被稱為居士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那末,做一個居士,跟普通的在家人又有什么不同呢?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佛教在中國,信仰的人最多,誤解的人也最多,多數人所以為的佛教,就 是那些供奉偶像的寺廟,那些為死人念經的僧尼,那些木魚,那些鐘磬,那些 ……就代表了佛教。所以,也就認定佛教是消極的,是逃避現實的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其實,那些只是出家人的佛教,而且還是變質流俗了的佛教。因為佛教的 根本精神,幾乎已被這股流俗的浪濤所吞沒了,因為佛教的信徒,分有出家與 在家的兩大類,出家人的本務是修道與傳道并住持佛教,至于表達大乘入世的 菩薩精神并作佛教的外護者,卻是在家的居士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三類法門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修學佛法的法門雖多,若從大體上說,可分三大類: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第一是人天道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第二是解脫道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第三是菩薩道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學佛的宗旨,是在求取解脫道,學佛的著力點,卻在于人天道,尤其是人 道,乃是生死與解脫的最大關鍵。所以,學佛的人,不能離開了人天道而另求 解脫道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解脫道的求取,也不等于佛果的圓成,解脫生死的人,并不就是成了佛的 人,要想成佛,必須將人天道與解脫道兼顧并重,這便稱為菩薩道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從性質上說,人天道是偏重于福業的經營,比如布施、救濟、放生、戒殺 、社會公益等等;解脫道是偏重于慧業的修持,比如持戒、修禪、拜佛、念佛 、聽經、看經等等。最要緊的,還是在于戀世與出世的區別:如有戀世的心,雖 修慧業,仍是人天福報;如有出世的心,雖營福業,也歸解脫之道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毫無疑問地,學佛的目的,不在人天道,佛教的態度,也不僅在解脫道。 自求解脫,也要使得一切眾生求得解脫,自求解脫是慧業,助他解脫是福業,福 慧雙修的,便是菩薩道??梢?,佛教的宗旨雖是出世的,佛教的方法卻是入世 的。因為自求解脫,是求解脫世間的種種苦惱,所謂出世,是出離世間的苦惱 。救濟眾生,是為幫助眾生解脫世間的種種苦惱,雖然出世,卻不逃世。同時 ,佛教所謂的解脫,是重于心——精神的自在,不受五欲(粗) 的煩惱的束縛,便是心解脫,便可離欲界而生色無色界,乃至出離生 死;若能不受無明(細)的習業及無知的束縛,便是慧 解脫,便可超脫生死,乃至成佛。因此,解脫了的人,固然不受生死的束縛,但 也并不就是不受生死,為了度眾生,他們仍須生死。不過,他們的生死,是出于 自由意志(愿力)的自主,不同于一般凡夫的生死,是 由于煩惱造作(業力)的牽引。正像一個去監獄為犯人 講演的自由人,雖也進入監獄,接觸了犯人,但他的心理感受,與被法律制裁 而監禁在獄中的犯人,是不同的。所以,已經解脫了的人,雖入生死,仍不 以生死為苦,雖在生死,卻不受生死的束縛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解脫道與菩薩道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修持解脫道,毫無疑問,是佛教的本意;解脫道的修持工夫,也 毫無疑問,是以出家的身分為宜,至少,出家人的牽掛沒有在家人那么多。所 以,出家人可證小乘四果,在家人最多只能證到三果,南傳的北道派,雖主張 在家人也可證到四果,但其既證四果,&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責任編輯:管理員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文章關鍵詞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加載評論內容,請稍等......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QQ群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50778628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客堂電話 0352-8978026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5713587725 15713587664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微信公眾平臺 changyifashi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歡迎大家關注寺院微博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微博網址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https://weibo.com/sxgljilesi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QQ群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50778628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客堂電話 0352-8978026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5713587725 15713587664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微信公眾平臺 changyifashi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歡迎大家關注寺院微博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微博網址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http://weibo.com/sxgljilesi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分分彩倍投 全天11选5计划 极速赛车精准计划 新浪5分彩开奖网 五分赛车计划